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秋风

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谁在记忆中  

2011-12-06 16:23:09|  分类: 个人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谁在记忆中 - 秋风 - 轻柔秋风
 

 

        冬雨已经断断续续下了好几天了,湿冷湿冷的,好像要把每个人的心泡碎一般。其实我的心已经在一点点凋零了,或许连自己都不知这一切是为什么。女人终究是女人,男人是无法预知的,只有相同心情的女人才能感知她内心的悲哀与惆怅。就像窗外这挂在树梢上的叶子被冬雨击打的摇摇欲坠,但它依旧是美丽的,毕竟她曾经青春过,绚烂过,即使到了濒临时刻,还是显得扬扬洒洒的飘逸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记得很久很久以前,或许是已经泛黄的记忆了,但在此时却是这样的鲜明。那时候还是齐耳短发爱咧着嘴笑的女娃,在记忆中永远都没有冬季,没有寒冷。我与弟弟在上海随父亲居住度过了我的童年时代,那时候还没有家的概念,到母亲那里是家,到父亲这里也是家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父亲上班比较忙碌,我们很少做饭,都是吃着食堂的。食堂的饭菜那时候非常丰富,在那个年代这样的生活是非常不错的,有红烧肉吃都被在家的姐姐羡慕死了。到了礼拜天,父亲总是左手牵着弟弟,右手牵着我到西郊的动物园玩一天。最最庆幸的是我们居住的地方,院子非常之大,大到里面还有一块林子,还有一处防空洞,足够我们玩耍皮闹。在北门的对面就是大名鼎鼎的徐家汇天主教堂,院门永远是紧锁着的,那个年代是不开放的。每次我想它的时候,都会趴在大门的栅栏上看对面红色教堂的钟楼和尖顶,倾听她每次到点的钟声,那时候我就知道她很美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们居住在气象台里的一个天文台的宿舍楼里。这座两层楼有点古朴,里面的走廊与楼梯木板是被漆成黑紫色的。我们居住在最东头最大的一个房间里,每周父亲都会拖地板一次,这样干净方便我们坐在地上玩耍。那时候我们就有积木有小人书,弟弟还有独立的小汽车玩耍,这是家乡孩子望尘莫及的。就连姐姐后来说我们说的都是上海话,她是一句都听不懂,神态也无比神奇。其实她不懂得,我们的童年是怎么度过的,我们虽是长在城市中,却像两只小困兽,院子里永远只有两孩子,我们失去了广袤自由的天地。可我们还是感激父母给我们美好的无忧无虑的童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记得童年的冬季很少下雨,多是阴霾的天气。那年冬季的周末父亲照样牵着我们的手走在大路上,可那天行人特别的少,马路上到处飘散着一些小白花,一些彩色的皱纸。父亲的脸阴沉着,特别的严肃,我们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,莫名地抓紧着父亲的手,父亲就这样默默地领着我们往前走着。第二天,父亲把我与弟弟叫上他的办公室,然后让同事阿姨带我们去一间会议室,一进门就发现桌上放着一些刚做好的小白花,在北侧的墙壁上我看见了周总理的照片。。。于是我终于明白了。那是第一次我知道伟人的逝世,给爱戴他的人民带来的伤痛与担忧。就是在那一天我学会做了小白花,父亲并亲手把小白花戴在我的胸前。。。记忆模糊不清,大人的事,国家的事都是后来慢慢长大慢慢回忆才懂得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时光变迁,事事都在轮回中。在生命里跌跌撞撞的我,已经忘却了伤痛。失去的青春,终没有无悔就足已。冬来秋去,“红尘中谁在宿命里安排,”也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活得真实,活得能像自己,活得像个人,那就算幸福无比。。。

 

 
谁在记忆中 - 秋风 - 轻柔秋风
 
谁在记忆中 - 秋风 - 轻柔秋风
 
谁在记忆中 - 秋风 - 轻柔秋风
 
谁在记忆中 - 秋风 - 轻柔秋风
 
谁在记忆中 - 秋风 - 轻柔秋风
 

 (图片来自网络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1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